EE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烟消云散,天地间如被春雨洗练过一般,为之明彻过来。

    那久久积压在心头如山如狱的威压消散一空,荡然无存,方圆百里内的生灵好容易摆脱了之前噤若寒蝉的状态,尽数放下心来。

    “罗伯特·李大人……”

    抬头看看,再无那头屹立天地间,势压倾天下的巨猿法相,而与其打生打死的巍峨神像身形也自在缓缓弥合的虚空裂缝中渐渐淡化下去,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少年卡洛斯咕咚咽下一口口水,看着脚步轻缓,身形却快到极致,如一线流光向他们走来的陈浮生,对方身上那件有着宽松大袖,被称之为袈裟的古怪衣物仍旧是光辉熠熠,不沾一点儿尘埃,更无丝毫破损,似乎之前那搅乱得天地一片混乱动荡的异象全然是一场幻梦而已,想也不想,更是忽略了旁边少女戴娜的眼色示意,便已脱口而出,“那头魔兽去了哪里?”

    “你是说那头大猴子么?”

    陈浮生悠然一笑,看向卡洛斯身后,这些少年男女在自己面前其他如临大敌,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但是毕竟是少年心性,又刚刚接触神秘莫测的超凡世界,很难不对先前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生出好奇,在卡洛斯莽莽撞撞将自己心中所想问出之后,虽然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会不会触怒陈浮生,但也是莫名一阵微妙的轻松。眼底深处,也是浮现出同样的探究之色。

    “既然如此,你们那就一齐过来看看吧。”

    陈浮生洒然一笑,将负于背后的右手伸手,向众人眼前递去,轻描淡写道。

    少年少女对视一眼,心中就已做出决定,情知如果陈浮生真想要做些什么,以他显露出来的能力,自己这一行人,成为巫师学徒还没几天,根本无法反抗。缓步上前,以半圆形将陈浮生松松围在当中,屏住呼吸,驻足凝目向下看去。

    ————

    只见手掌之上细腻纹路纵横交错,除去白皙莹润如羊脂,手背肌肤没有丝毫毛孔外,也看不出来太多非比寻常之处。

    只是饶是陈浮生表露得温和可亲,他们也不敢随意开口询问,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向下看去。

    “不对,罗伯特·李大人手掌的纹路好像在改变。”

    一行人中,少女戴娜因为修炼武技,目力终究要比其他人锐利些许,心思也要更加细腻敏锐,约莫过了十数个呼吸,忽然伸手指向陈浮生掌心,开口惊呼道。

    众人应声望去,果不其然,斑驳交错的掌心,有一道纤细隐约如丝的纹路忽然分出一条崭新“岔路”,向着四周缓缓蔓延,因为这样,旁边纹理走势随之出现了些许变化,只是太过微弱,放在整个手掌,就好似浩渺大湖中投入一粒小小石子般,又太过缓慢,这才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这下子,这群少年男女男女可是着实想不明白其中玄机了。

    在巫师世界,修读过基础巫法知识的他们知道,手掌纹路,线由先天,线因后天,主线由自身血脉决定,尚未出生便已确定,分线因后天而成,而因为孕育环境的微弱差异,就连同胞双生子也自不同,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但像陈浮生这样未经丝毫外力作用便自在眼前发生改变的实在闻所未闻,除非是动用了一些特殊巫法。

    只是哪怕对生命,血脉,遗传等研究最为深入的死灵系,也主要是将目标放在了更加明显,重要的血液,内脏,器官,骨骼肌肉,乃至整个系统上面,对这些并没有过于涉猎。

    毕竟,他们也不觉得,改变掌心纹路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

    “难道这位巫师大人就是想要让我们看看这些?”

    一瞬间,众人心头同时出现这样就连他们自身也不相信,一经浮现便被自己打消的荒谬想法。

    不过,这总归是算给他们开口提供了一个理由。

    陈浮生左手两指并起,带起一条聚而不散的灵性光带在按捺不住几乎同时抬起头的少年男女眼帘位置一抹而过。”

    没有如陈浮生所说一般当即向下看去,而是少年少女彼此对视,在同伴脸上发现一模一样的震惊。

    刹那之间,数位少年男女眼前世界,已与之前大不相同,以另外一种更加清晰的方式展现出来。

    他们突兀发现,时间在自己身上似乎放缓许多,哪怕眼前蚊虫的一次轻微振翅,都能够轻易捕捉到一幅幅画面,有一种异样的错乱压抑感觉,这是视力骤然提升十倍乃至百倍后,其他感官和魂魄没有来得及跟上契合的结果。

    甚至就连数百步开外,因为方才那场大战带来的元气余波导致一片绿叶从枝头坠落滑下的轨迹乃至叶片上的细微脉络也是清晰可辨。

    “现在再仔细看看,你们体魄神魂太弱,我给你们加持的神通持续不了太久。

    一道温醇嗓音悠然响起,好似带有魔力一般,引导着犹自沉浸在时光放缓的崭新世界里的少年男女重新向下看去。

    这一次,和之前已是大不相同。

    一点说不上什么颜色的微小光点轰然爆炸开来,无声无息,占据整个视野,然后眼前整个世界就只剩下黑白两种颜色,化为一张不知多少方圆,绵延无尽的格子网络。

    黑白气流如云聚云散,纠缠旋转,在网格中幻化生成无数事物,除去死物,还有无数生灵,悉如真实世界。

    而在格子网络的的最中间,却有一道身影格外醒目显眼,这几名少年男女决计不会认错,正是方才那气势极为霸道强悍好似可以将天空捅破的巨大猿猴魔兽。

    此时的巨猿依旧手持金刚铁棒,身形如电,在格子网络天地中纵横往来,挥舞出漫天棍影,将经行之处的一应花草树木,虫鱼鸟兽,城郭人烟,乃至山山水水尽数打碎,毁灭一空,化为道道混沌气流,心性委实冷冽到了极致。

    似乎这样犹不满足,又是迎风一抖,从身上跃出万千猿猴,各个手持铁棒,外放出去,将见到的一切尽数打杀毁坏。

    只是这一切都只是无用功。

    每当巨猿将眼前一切扫荡一空,向一处侵略而去时,就见混沌气流纠缠,重新分化黑白,填充其间,被巨猿毁去的一切恢复本来面目。

    更有无数道身影同样从黑白气流中孕育成形,先是一尊尊雕塑也似的巨大棋子,有人有兽,然后就见眼中灵光一闪,棋子骤然化为真实,再非原先死物,身上亦是升腾起冲霄气势,一波一波儿,向着巨猿冲杀而去。

    虽然这些战棋生灵生前境界比之巨猿不上,外加乃是法力幻化而成,肉身法器尽皆虚幻,往往不过一个照面便在巨猿棒下烟消云散。

    但却也因此拥有了不死之身,只要作为主人的陈浮生坚持得住,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幻化出来,更无力竭之虞。

    反观袁通天无论如何根基雄厚,法力浩瀚,真元气血旺盛,在之前的斗法中本就消耗不少,此时还未完全恢复过来,多多少少总是需要一个回气的刹那光阴。

    然而在这些悍不畏死的棋子生灵如潮水般涌来的攻势下,却是全无可能。

    实则若非作为棋局主人的陈浮生有意放松,单凭那一道五行山所化禁制就可将袁通天一身法力气机打压大半,撑不过一时三刻。

    哪里轮得到袁通天此时大显神威。

    不过,陈浮生此举,自然也是另有所图。

    ————

    “出来吧!”

    低语一声,陈浮生反手张开,一张卡牌忽然现于左手掌心,灵气充盈异常,背面神秘的黑白纹路纵横蔓延,繁复到了极致,只是看上一眼,便觉无比深邃,而在卡牌正面,有一头猿猴,双膝没于翻涌着无边巨浪的大水中央,仰头望天,作嘶吼咆哮状,筋肉虬结鼓起,双手持棒,皮毛雪白恰与黑色底面形成鲜明对比。

    ————

    几乎猿猴卡牌出现的刹那,格子网络中,山川草木忽然消失一空,甚至就连那些与巨猿搏杀的战棋生灵也不例外。

    蓦然之间,袁通天所化巨猿心中生起哪怕面对陈浮生,然后被打压拘禁到这一处古怪所在也未曾有过的警觉,心意一动,放出的猿猴同时停下手中动作,化为千百道灵光归于己身,然后凝神注目看向对面。

    茫茫黑白中,有一道同样高大巍峨的身影冉冉出现在巨猿对面,两相对峙。

    一模一样,无论面目身形,还是背后拖曳的金刚巨棒,甚至那股好似镇压一切的冲霄气势都一般无二,只在那玄之又玄的神意二字上,有一些到唯有当事人方可以亲身体会,但却无法用言语道明的细微差异。

    目光交汇,更不言语,两头巨猿便自拖起巨棒,大步奔行,踩踏得黑白棋盘所化大地一阵剧烈摇晃,与对方狠狠撞在一起,然后厮杀争斗。

    因为是同样肉身成道,近身搏杀的路数,再加上有着一整座小洞天元气加持,幻化出来的巨猿从根底上并不逊色于道行深厚的袁通天,这一场旗鼓相当的争斗就显得格外凶残,血腥残酷之处,还要远远胜过和陈浮生那一场。

    毛发纷飞,鲜血挥洒,然后不待落入地面,便被空中弥漫无处不存的黑白气流搅碎,化为无有。

    只是不知不觉间,陈浮生手中那张卡牌上的猿猴形象却是越发真实清晰,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纤毫毕现,那股凶厉霸道气势更是透过卡牌本体释放出去,哪怕流溢的不足千万分之一的一丝也压迫得这几名少年少女喘不过气来,魂魄身躯尽皆冰凉,仿佛那头猿猴随时可以从卡牌上走出,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才是陈浮生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

    这一方方丈天地的神通在被融入生死棋法后,陈浮生故意放开阵势神通对袁通天的气势压制,甚至没有催动遗留在其体内的诸多暗手。

    为得就是让他将一身所学神通术法尽数施展出来。

    这生死棋法本就有着运转劫数,洗练法力,乃至因果气数的妙用。

    否则当年的天欲尊者也不会试图借此抹去陈浮生本我灵性,祭炼为证道所用的分身。

    这袁通天虽然也是出身名门大派,底蕴深厚,见识非凡,但毕竟万化门道法毕竟以发掘血脉为主,在道法精微变化方面有所不及,更不要说在魔教中也极少有人能够修成的生死棋法。

    袁通天不知,这生死棋法中,劫数连环,一环紧扣一环,勾连不绝。

    他越是催动法力抵抗,便越被生死棋法的棋势裹挟其中,气数天机与其连接纠缠,沦为一颗棋子存在。

    而他的一应道法精髓,也都被生死棋法察之明悟,然后投影幻化出来。

    如果说最开始陈浮生还是借助那一记五行山所化的方丈天地神通才能镇压道法精进的袁通天,那么当那张卡牌出现以后,除非他忽然明悟,一举突破数层境界,身与道合,否则若非陈浮生这个棋局主人故同意,永远都无法摆脱棋子身份。

    ————

    “嗯,这东西……”

    陈浮生眼眸一亮,忽然停下棋势演化,将袁通天所化巨猿定在当场,然后虚空一抓。

    那道生死棋法投影出来的分身消失不见,然而半空之中,却有一道符箓凭空浮现,停留在原地。

    符箓略显虚幻,并无符纸作为承载,然后却从中荡漾传出一股好似可以镇压天地万物的浩荡天威,甚至就连以陈浮生的境界修为,望向那古拙简朴,但却好似道尽天地玄机的云纹鸟篆之时,都觉道心一阵摇曳不稳。

    而这,不过是生死棋法投影出来的虚假之物,在袁通天本体真身当中,必然还有一道真实存在的符箓与之对应。

    ————

    “这张符箓应该出自天庭吧,这也你继承了这名剧情人物的遗产之一?”

    陈浮生心中一空,散去那道好似可以镇压一切的虚幻符箓,声音在广袤无垠,但却只余黑白二色的棋盘中响起,传荡天地,直直落在袁通天所化巨猿耳中。

    “不错!”

    望向那道符箓先前所存之处,袁通天眉毛一挑,勉强按捺住心头震惊,不至表露出来,然后将金刚铁棒重重插入地面,散去神通,恢复人形大小,反问道:“你也知道天庭,按理说你是第一次来到这处世界,就算有着轮回空间打入的信息,也不该识得才对。”

    “看来你对这东西也很感兴趣。”

    盘膝坐下,仰头看向头顶虚空,袁通天语气悠然道:“你若是将我放出,我便将此物来历作用真正告知与你,要知道,这可是涉及到一桩极大的隐秘,许多人得了此物也是懵懵懂懂,不知作用。”